【深度】土耳其最激烈大选开启,埃尔多安命悬一线?

日期:2023-05-19 22:58:12 / 人气:110

“记者|安靖
5月14日,土耳其同时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这次投票也是埃尔多安执掌土耳其20年来面临的最大困难。今年的总统选举原本有四名候选人,总统职位的竞争主要在两人之间展开:自2003年以来连续11年担任总理的埃尔多安和共和人民党主席、由六个反对党组成的联盟“全国联盟”的总统候选人基里奇·达洛格鲁。基里奇·达洛格鲁领导的共和人民党是由“土耳其之父”凯末尔创立的老牌政党。在土耳其总统选举中,如果没有候选人获得超过50%的选票,得票最高的两名候选人将进入第二轮投票。在第二轮投票中,得票最多的候选人获胜。如果投票进入第二轮,时间将是5月28日。近期多项民调显示,74岁的基里奇·达洛格鲁将在首轮投票中领先埃尔多安,但得票率不能超过50%,投票将进入第二轮。一些民调甚至显示,即使在第二轮投票中,基里奇·达洛格鲁也将赢得对埃尔多安的历史性胜利。但在议会选举中,埃尔多安创立的正义与发展党将继续保持议会第一大党的地位。就在大选之前,基里奇·达洛格鲁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支持。民调中排名第三的总统候选人、祖国党创始人穆哈雷姆·因斯宣布退出总统选举。英格是基里奇·达洛格鲁的共和人民党前成员,曾作为共和人民党候选人参加2018年总统选举。英奇退出后,他的支持者可能会转向基里奇的达洛格鲁。根据土耳其Metropoll周四公布的一项调查,49%支持英格的选民将转而支持基里奇·达洛格鲁,22%支持埃尔多安。在本周的关键选举后,土耳其过去20年中最有权力的政治家埃尔多安会失去总统职位吗?如果亲西方的基里奇·达洛格鲁当选总统,土耳其的经济和外交政策会出现重大转折吗?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对本网进行解读。埃尔多安“渡劫”1994年当选伊斯坦布尔市长,2003年出任总理,随后当选总统。埃尔多安赢得了每一次关键的选举。李认为,这次选举是埃尔多安近20年来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他指出,埃尔多安之所以能连续执政20年,最重要的原因是保证了土耳其的经济发展。但如今,经济和高通胀是埃尔多安最大的短板。土耳其经济高度依赖外资和外贸,外债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0%以上。埃尔多安一直在推动降息,以促进出口和刺激经济增长。但近年来,土耳其经济发展停滞,人均GDP甚至有所下降。在俄乌冲突加剧全球通胀的背景下,埃尔多安仍坚持降息。去年,土耳其经济增长了5.6%,但通胀飙升。10月份,通胀率达到85.51%,为24年来最高。预计今年4月土耳其通胀率将回落至45%。除了经济,指出,埃尔多安在这次选举中还面临三大挑战。一个挑战是对手基里奇·达洛格鲁有六个反对党的支持。“这种团结在土耳其是前所未有的。”。第二大挑战是“祖国党”创始人殷杰的退出。如果因贾伊不退选,他将在选举中分散基里奇和达洛格鲁的选票,导致没有候选人获得超过50%的选票,大选很可能进入第二轮投票。然而,随着因贾伊退出选举,基里奇·达洛格鲁在首轮投票中获得超过50%选票的可能性增加。第三个挑战是亲库尔德的政党和议会第三大党人民民主党对基里奇·达洛格鲁的支持。埃尔多安指责人民民主党与反政府的“库尔德斯坦工人党”有关,并试图解散该党。该党的领导人也被监禁。在土耳其,20%的人口是库尔德人。另一方面,达洛格鲁·李认为他的缺点在于他缺乏个人魅力和执政经验。尽管基里奇·达洛格鲁长期担任共和人民党主席,但土耳其执政党20年来一直是正统政党。另一个重要的不足是,基里奇·达洛格鲁是此次选举中六个反对党的代表,但六个党派的诉求相差甚远,最大的团结就是反对埃尔多安。因此,如果基里奇·达洛格鲁赢得总统职位,所有政党都将分配权力,新的土耳其政府将是一个“弱势政府”。谁是赢家?邹志强认为,土耳其总统选举的选情异常紧张,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没有人能准确预测最后的结果。".在因贾伊退出选举之前,基里奇·达洛格鲁和埃尔多安最有可能进入第二轮投票。邹志强指出,尽管目前的民调显示基里奇·达洛格鲁领先于埃尔多安,但过去的选举证明,民调可能会有偏差。他说,如果基里奇和达洛格鲁最终在小数点后以微弱优势领先,埃尔多安也会提出质疑。2019年伊斯坦布尔地方选举中,正发党失去市长职位,埃尔多安质疑选举结果。最终,最高选举委员会宣布市长选举结果无效,并举行新的投票。在第二次投票中,AK依然落败,共和人民党候选人当选伊斯坦布尔市长。邹志强指出,英格退选增加了基里奇·达洛格鲁获胜的可能性,但目前还很难确定退选会对选票产生多大的实际影响。埃尔多安执掌土耳其20年,有丰富的选举和政治经验。”他仍有获胜的可能。“邹志强认为,如果埃尔多安再次当选,土耳其将继续其现行政策。但他也将寻求改善与西方的关系,以获得经济帮助。李还表示,尽管西方媒体认为埃尔多安将失去总统职位,但在他看来,埃尔多安仍有获胜的希望。李指出,埃尔多安的正发党主要代表中下层的利益,包括农村和城市的中下层,越往东支持率越高。基里奇和达洛格鲁代表大资产阶级的利益,在大城市有较高的支持率。民意调查不一定反映不同地区和阶层的想法。此外,执政20年的埃尔多安是一位政治老手,他成功削弱了军队,在2016年的未遂政变中幸存下来。此次投票前,埃尔多安推出了一系列福利措施吸引选民,包括提高最低工资、给公务员加薪、免费使用黑海天然气等。李认为,从这些因素来看,埃尔多安仍有50%的胜算。如果埃尔多安在第一轮投票中获胜,但得票率不超过50%,并进行第二轮投票,“他在第二轮投票中获胜的可能性更大。"如果基里奇·达洛格鲁获胜,土耳其的经济和外交政策将会发生重大转变?基里奇·达洛格鲁被认为与埃尔多安的总统候选人完全相反。他承诺遏制土耳其的高通胀,让土耳其回归民主和法治。他还计划将总统制改为议会制,以确保恢复三权分立。土耳其原本是议会制国家。在埃尔多安的推动下,该国于2017年举行了修宪公投,由议会制改为总统制。在外交政策上,基里奇·达洛格鲁在《经济学人》上撰文称,他将恢复土耳其的“西方取向”,从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层面与西方建立更紧密的联系。李指出,埃尔多安和达洛格鲁在土耳其的西方定位上没有区别。但埃尔多安的长袖善舞在于“坐拥北约和西方,双手紧紧握住俄罗斯”。这是为了增加土耳其在国际上的分量,实现土耳其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如果基里奇·达洛格鲁上台,土耳其新政府将是一个弱势政府,而他领导的共和人民党传统上是亲西方的,所以“土耳其会更听美国的,其独立性肯定会减弱,西方会乐见这样的土耳其政府”。然而,如果基里奇和达洛格鲁在倒向北约时与俄国保持距离,这将严重损害土耳其自身的利益。因此,基里奇·达洛格鲁上台后,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将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邹志强还指出,基里奇·达洛格鲁上台后,土耳其将重振与美国的联盟,并加强与欧洲的联系。在中东,它将改变土耳其的孤立状态,修复与以色列的关系。然而,邹志强强调,基里奇和达洛格鲁没有行政或外交经验。六党联盟中,中右翼的“好党”与基里奇、达洛格鲁分歧严重;另外两个政党“民进党”和“未来党”是从执政的正发党分裂出来的,两党成员都有执政和外交经验。在此背景下,如果基里奇·达洛格鲁当选总统,如何在六党之间分配权力将是各方最关心的问题。因此,在政策方面,包括外交政策,“可能会有一段时间的混乱,外交政策不会马上发生巨变。”“即使土耳其新政府想亲西方,一旦西方要求它制裁俄罗斯,土耳其也很难做到。”邹志强指出,土耳其在许多领域依赖俄罗斯,比如能源进口,而且土耳其国内已经存在高通胀的问题。如果能源价格再次上涨,将严重影响土耳其经济。但和李并不看好和达洛格鲁能否出台不同于降息的新政策,在抑制通胀的同时保持土耳其经济增长。邹志强指出,基里奇·达洛格鲁目前只批评了埃尔多安的经济政策,但没有拿出解决方案。由于土耳其经济依赖外国投资和对外贸易,如果基里奇和达洛格鲁立即采取措施提高利率,将打击土耳其的出口,使经济形势恶化。他认为,基里奇和达洛格鲁只能进行缓慢的经济调整,最终可能回到老路,“很难拿出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如果他输了,埃尔多安能坦然接受吗?欧美不少媒体质疑埃尔多安如果落选能否从容交出总统职位。美国非营利组织中东研究所预测了6种选举结果,其中一种是埃尔多安在败选后拒绝承认选举结果,指责选举舞弊,要求重新选举。如果选举争议被拖延,埃尔多安将继续担任代总统。邹志强认为,土耳其有健全的选举制度和政治制度。如果双方票数非常接近,埃尔多安很可能在选举制度框架内提出质疑,但他不会在最终投票结果出炉后采取拒绝交权的极端措施。他说,目前西方提出的质疑更多的是为了威慑埃尔多安。李还特别提到,在2015年6月的土耳其议会选举中,正发党虽然保住了议会第一大党的地位,但获得的席位不足半数,需要与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在埃尔多安的干预下,联合政府未能成功组建。根据宪法,土耳其将在年底再次举行议会选举。最终正发党获得足够席位,再次单独执政。李认为,这一事件表明,埃尔多安虽然“玩弄政治”,但仍在规则范围内运作,极端手段并未采取类似政变。此外,民调显示,埃尔多安创立的正发党将在本周日的选举中保住议会第一大党的地位。李指出,即使失去总统职位,埃尔多安仍是议会第一大党领袖,政治生涯远未结束,仍可“纵欲”。如果基里奇·达洛格鲁上台,他领导的软弱政府将与强大的埃尔多安和AKP正面对抗,并将面临强大的执政阻力。李预测,届时和达洛格鲁将无法进行将总统制改为议会制等大规模改革,土耳其政策将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土耳其的不确定性也会对黑海局势、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冲突以及中东局势产生相应的影响。”

作者:河内五分彩开户官网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河内五分彩开户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