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戏剧、海水与人造乌托邦,“真实”在阿那亚之外

日期:2023-07-01 12:09:50 / 人气:112

【特写】戏剧、海水与人造乌托邦,《现实》编外安纳亚|罗红艳编审|方莉盛夏的安纳亚是个更热闹的地方。晚上十一点,观众们乐此不疲,聚在一起喝酒聊天,似乎还沉浸在刚刚那出戏的氛围中。“刚才那一幕是在海边演的。这个剧院叫做沙丘剧院。海滩和海水都是戏剧的一部分。主角安静发呆的时候,海浪是内心的背景声。那种感觉太美妙了。走出剧场就像从梦中醒来一样。”刚刚看完2023年安纳亚戏剧节最新剧《发呆》的伊冯·王(Yvonne Wang)在接受界面娱乐采访时表示,自己刚好在旅行的时候遇到了戏剧节。她平时很少看剧,完全沉浸在剧的氛围里。她觉得在安纳亚这样的乌托邦地方,人们会情不自禁地爱上戏剧。矗立在海边的白色礼堂,空荡沙滩上孤独的图书馆,黄金海岸的日出日落,安纳亚本来就是一个艺术气息浓厚的地方,2023年的安纳亚戏剧节让这种艺术气息更加浓厚。2021年6月,安纳亚戏剧节作为“中国第一届海边戏剧节”进入大众视野,2022年延期取消。第二届戏剧节于今年6月15日至25日在河北省秦皇岛市安纳亚社区举行。海滩不止一个,但海边戏剧节只有一个。除了像Yvonne Wang这样不看剧的游客,大概70%的人都是来参加这个戏剧节的。戏剧节期间,大家遇到了大大小小的名人,三步一个策展人,五步一个歌手或作家。余华坐在左边,李健坐在右边。路过黑压压的人群时,或许我们能无意中发现某芭蕾舞团的女主角,这也进一步验证了节日的力量。人们聚集在沙滩上,戏剧、细沙、现实和理想融为一体,安纳亚戏剧节似乎不止有戏剧。第一届安纳亚戏剧节的口号“我只要人玩”“一半海水一半戏剧”在本届戏剧节中被继续沿用。看剧单,会发现“一半”的比例一点也不夸张:世界顶尖的优秀导演和剧团拿出了他们最具标志性的作品,贡献了14部国际剧,加上24部国内剧团的邀请剧,安纳亚戏剧节在11天里策划了上百场演出。近年来,大大小小的戏剧节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在《2023安纳亚戏剧节》艺术总监兼导演孟京辉看来,每个戏剧节的质感都不一样。“比如阿雅戏剧节和乌镇戏剧节的情况就很不一样。乌镇戏剧节就像一座小桥,更专业,更学术,但安纳亚戏剧节作为一个各方面都比较年轻的戏剧节,更随性,更包容,只是想让人玩起来。”的确,在安纳亚戏剧节中,除了每晚的声光戏剧表演,平日里还有艺术展览、乐队表演和海边电影放映。似乎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发挥空间。在孟京辉看来,阿雅戏剧节是在安纳亚社区中成长起来的,有着非常本土的社区文化,然后又与外界带来的各种东西融合在一起,变得更加多元化。“最重要的是它在海边。大海其实是很强大的,能在人们心中激起诗意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是丰富的。”海边的电影放映,来源:安纳亚戏剧节。在由寂寞图书馆改造而成的寂寞剧场里,孟京辉的新作《十二首情诗》在戏剧节第二天首演。他创造性地改编了法国喜剧之父莫里哀、智利传奇诗人聂鲁达、法国存在主义作家加缪、俄罗斯文学巨匠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讲述了两对《对法官说吧》和一个固执的老父亲所面临的爱情问题。从最著名的《恋爱中的犀牛》到新作《十二首情诗》,似乎都能看出他对爱情和诗歌的永恒向往。由安纳亚戏剧节艺术总监陈明昊执导的《红色》也在安纳亚标志性建筑的白色礼堂上演。多年来,陈明昊一直从事戏剧制作和演出。在热播剧《漫长的季节》中饰演的“马队长”让他重新回到公众视野,但相对来说,很少有人看过他的戏。许多年前,陈明昊和导演王小鹰合作了话剧《红色》。这一次,他变身导演,把自己对这部作品的诠释带回了安纳亚戏剧节。在接受界面娱乐采访时,他坦言,“话剧更像是一个作坊,是我们的手工作品,我们自己沉浸其中,所以肯定没有影视那么广泛,很多人都能看到。但我们也很享受这种我们可以掌控的状态。”2021年,南大大四学生韩晶带着实体剧《被压迫者的回归》作为演员来到安纳亚戏剧节“候鸟300”——这是由300名不同背景的创作者共同生活300个小时而诞生的作品,涵盖戏剧、影像、身体、音乐、声音、绘画、装置、行为、诗歌文本、生活艺术和魔法。壮观的空间和当时自由狂野的创作氛围给了她戏剧创作的灵感。这次回到安纳亚后,韩晶仍然是一名在校研究生,但她受安纳亚启发创作的作品《乌托邦里的子虚先生》成为了本次戏剧节的特别节目。子虚先生与乌托邦剧照,来源:安纳亚戏剧节在《子虚先生在乌托邦》这部戏里,她展现了年轻人矛盾的一面:一方面,她现实,能合理规划自己的人生,会聪明到用人道主义装点自己的脸;另一方面也不现实。当现实不符合这些年轻人预设的现实时,他们就会绕过这些,回到自己的小世界,暴露出自私和懦弱的特点。与戏剧节其他成熟导演的剧相比,青年创作者对群体特征的思考明显不同。陈明昊本人也注意到了这些细节。“我们也会关注年轻人的创作,想想他们喜欢什么,或者在想什么。我希望从他们身上看到一种侵略性,希望他们能有更多的能量,直接表达自己的能量。本届戏剧节青年导演的剧都做到了这一点。”在安纳亚的第二天,天空灰蒙蒙的,下着很晚的雨,让人担心晚上的室外剧场能否如期演出。和观众一起担心天气的人,还有把故事背景和剧场设在海边的《发呆》剧组,该剧导演之一李宇表示,从筹备该剧开始就考虑到了天气。为了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下创作出适合场能的表演,剧组一直在不断突破自己的安全区,甚至自己的审美习惯。“有时候海边风浪很大,外面有各种不确定的噪音,会对声音和麦克风产生影响。演员的精力如何不被自然环境吞噬?我们演员的表演要和大自然竞争。“还好天气好,晚上的戏如期上演。在谢幕中,导演丁感谢演员、编剧、灯光,尤其是天气,让所有的计划都变得另类。但即使下雨,也是戏剧表演的一部分。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幕会是什么样子,就像一场戏。”迷迷糊糊》剧照,来源:安纳亚戏剧节“虽然看不懂,但很想靠近”孟京辉曾粗略估计,今年安纳亚戏剧节期间,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人数将达到55000人左右。2021年,首届安纳亚戏剧节也持续了11天,近3万名观众现场观看了演出。相比之下,数字的跳动似乎说明安纳亚戏剧节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有人说,只有在海边的酒吧里吹着海风,在路上与艺术家们聊着哲学,才能明白,它其实不仅仅是一个戏剧节,更像是一个多元、丰富、美好的生活方式派对。Anaya是一个源自梵文“aranya”的名字,意思是地球上一个安静的地方,一个可以找到我的本我的地方。但这样的“乌托邦”在2013年之前只是北戴河边上众多烂尾楼中的一座。据宜城集团年报,2012年安纳亚仅实现销售额4000多万元。2013年,马茵接手了这个项目。两年后,一段“世界上最孤独的图书馆”的视频在网上走红,安纳亚第一次大规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很快,配套的美术馆、礼堂开始修建,吸引了很多文学爱好者,房价也翻了一倍,游人如织。直到2017年,安纳亚的销售额达到30亿。孤独的图书馆,来源:安纳亚戏剧节的一名记者走在安纳亚的大街上,偶然遇到一个戴着墨镜的看戏的人。她从北京坐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的车来到安纳亚,就是为了周末看一场她喜欢的剧。她告诉文杰娱乐,对她来说,艺术已经成为她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每年她都会去全国各地参加各种艺术展。吸引一批像她一样的游客,是马茵的期望。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安纳亚的消费锚点一直是针对90后年轻一代的。”文化意识是这个时代年轻人的刚需生活方式。我们发现,来看画展、参观画廊、美术馆的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去年我们两家美术馆的门票收入在700万左右,90%的门票收入都来自90后,“相比影视剧,话剧的舞台因为表达深刻,场地有限,总是相对无声。在孟京辉看来,观众和戏剧之间确实存在许多文化障碍。是什么让安纳亚的所有人聚在一起?也许是海,也许是观众席,但最重要的是大家可以来这里一起感受戏剧。”戏剧节里有特别浅显的作品,也有特别深刻的作品,甚至还有一些我不太懂的剧,不过没关系。最重要的是我们有一种探索的欲望,这种欲望再次激起了人们交流的欲望。“孟京辉觉得戏剧节仿佛创造了一个不一样的彼岸,让人们脱离现实,以更高维度的视角看待当下的生活,带着一种全新的感受和向往的生活状态到来。秦魏是一名银行职员。在接受界面娱乐采访时,她正在观看韩晶的《子虚先生与乌托邦》,这是她来安纳亚观看的第四部剧。谈及看完剧后的感受,她直言“有些东西是出书袋的,不太懂。但是我觉得戏剧艺术可能就是这样,让人觉得自己过的是一种优雅的生活。他们虽然不懂,但是很想亲近。“这种‘想要亲近’的感觉,正好呼应了戏剧节想要营造的‘随意’和‘自然’的氛围。戏剧节中有一个“环境戏剧阅读”单元,设置在会议室、游泳池、停车场等16个意想不到的空间。当你在公园散步时,你可能会打断正在大声朗读的戏剧。”我不希望安纳亚做搬运工,全国各地复制文化活动,但我希望文化艺术能在这里‘生长’。“马殷对安纳亚的文化发展有自己的立场。在安纳亚戏剧节之前,安纳亚社区一直有属于业主的年度戏剧。2015年,安纳亚社区剧《八个女人》正式上映,开启了安纳亚业主剧的探索之路。八年来,从百老汇音乐剧、当代先锋话剧,到人艺经典话剧,从安纳亚的社区剧场到国家剧院的舞台,社区试演招募业余演员,在舞台上重现了《恋爱中的犀牛》、《茶馆》、《窝头会馆》、《寂静的黎明》在这里。随着条件的逐渐成熟,做一个真正的戏剧节,让戏剧为安纳亚打出更高的口碑,被提上日程。安纳亚的文学氛围确实是日常存在,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在这些建筑中,白色礼堂、沙丘美术馆、安纳亚艺术中心、海边电影院、单向书店和几个剧院都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音乐会、艺术展览和戏剧表演等各种文化活动也将在不同的季节举行。此外,物质需求在这里也能得到满足,配套设施完善,小区内咖啡馆、酒吧、书店一应俱全。安纳亚创始人马茵,来源:安纳亚戏剧节在海边酒馆喝酒,然后步行去美术馆看展览,最后晚上迎接一场戏剧。安纳亚戏剧节有点像协议。每年夏天,世界各地的人们都会来到这里,共同打造一部海边剧《时空》,或者一起在自己理想的生活中生活一段时间,远离股票、房贷、升职。在很多人眼里,用“乌托邦”这个词来形容安纳亚毫不为过。微博里有个网友曾经说过,“我和朋友来的第一天,就感叹一切都太规整了,包括石阶的高度,树枝的角度,都是精心设计的。就连厕所都印着亚瑟·米勒的诗。黄金海岸水天相接的地方,完全是楚门秀边缘的幕布。”但在幕后,也开启了现实世界与乌托邦的博弈。安纳亚不是一个自由的地方。作为一个社区,它并不对所有游客开放。只有预定了园内酒店和民宿、购买了园内艺术场馆门票或提前预约参观图书馆的人才能进入。淡季需要提前一周预约,旺季需要提前一个月预约。戏剧节期间,几家酒店单日价格都在2000以上,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在安纳亚,虽然有Shake Shack这样的汉堡店,但没有麦当劳、肯德基这样更便宜的食品店,所有的消费都是“真实的、令人眼花缭乱的”。虽然马殷一直强调希望戏剧艺术没有边界,人人都可以去参观,但在一定程度上,这样一个从消费层面出发的隐形门槛限制了可以进入的人群,价格作为一种经济机制来筛选游客,最终目的是筛选出同频的爱好和风格。同样的游戏也发生在当地居民和戏剧节之间。6月15日晚,陈明昊的开场戏剧《红色》在白色礼堂首演。前方道路用栅栏围了起来,只有有票的观众才能进入。一位想穿过礼堂去海边的业主和保安发生了争执,争论封路的不合理性,认为一个戏剧节不应该影响居民的正常生活。在这个全新的小区里,业主可以免费乘车出行,业主食堂与游客分开,业主可以免费出入各种艺术场所。他们享受着各种“特权”,但在戏剧节逐渐向公众开放的过程中,业主们却感觉受到了“侵犯”,似乎呈现出一种对抗性的矛盾。在安纳亚的任何一家酒店入住,都可以看到放在桌子中央的马茵邮箱里的卡片,上面写着“如果你不满意,请随时通过邮件告诉我”。戏剧节开始后的几天,马茵每天收到30多条私信,大部分都是抱怨。一些居民认为戏剧节有点扰民,一些没有来戏剧节的客人受到各种嘈杂的声光影响。”我一一回答并道歉...挺好的。很多事情你只要自己去面对就好了,不能总是看到好的一面,总是自己为难自己。”马茵说。

作者:河内五分彩开户官网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河内五分彩开户官网 版权所有